<optgroup id="kqyjz"></optgroup>
<tbody id="kqyjz"></tbody>
  • <th id="kqyjz"></th>
    <button id="kqyjz"></butto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鈕文新:全球“油斗”背后大戲新調——美國、美元、美夢,拜登如何對付?

    國際原油市場最近的幾件事加在一起,讓背后孕育的那臺大戲似乎又多了一些新戲份,為石油和美元兩大市場平添波動因素。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國際原油市場最近的幾件事加在一起,讓背后孕育的那臺大戲似乎又多了一些新戲份,為石油和美元兩大市場平添波動因素。

    第一,11月24日,面對不聽招呼、但又拿它沒轍的OPEC,拜登政府不得不宣布釋放5000萬桶原油儲備,用以壓低油價。但是,石油市場的表現似乎在告訴拜登,這樣做好像沒什么成效。

    第二,伊朗近日宣布,與巴基斯坦簽署了一項協議,彼此間將實現有史以來第一次所謂“糧油易貨貿易”——巴基斯坦用大米換取伊朗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氣。伊朗是全球重要的產油國之一,如果這樣的貿易可持續,那意味著伊朗和巴基斯坦兩個鄰國之間的貿易往來,繞開了“石油—美元”定式。

    第三,在俄羅斯國家財富基金正式確認剔除全部美元資產之后,有觀點認為,俄羅斯應當利用其龐大的黃金儲備,推出“與黃金掛鉤的數字貨幣”,并以此作為本國石油國際交易的計價和結算貨幣。當然,目前還沒有看到俄羅斯如此作為,但真要這樣做,結果是什么?

    第四,11月中旬,歐盟發布一則信息,將在2022年,為原油創建歐元定價的基準價格,并將歐元作為歐盟成員國與第三國能源合同的默認貨幣。歐元是全世界第二大儲備貨幣,歐盟是全世界最大石油消費區,如果它在石油市場上搞“去美元化”,那對美元會產生怎樣的后果?

    第五,在中國,以人民幣計價和結算的石油期貨正在逐級擴大規模,交易量已經僅次于美國和英國原油期貨市場。與此同時的消息表明:中國客戶目前已與一些國家采用人民幣進行原油交易結算。尤其是那些與中國達成貨幣互換的國家,彼此貿易以對方貨幣進行支付和結算。事實是,俄羅斯、安哥拉和伊朗等石油市場都有可能更多采用人民幣,而據路透社消息,日前中國已經有一家石油巨頭與中東某石油出口國簽署了首筆人民幣計價和結算的原油協議。未來,如果沙特也可以人民幣與中國進行原油貿易,那對美元意味著什么?

    盡管如此,目前看,要想擺脫國際石油市場的美元直接或間接計價、結算,并沒那么容易。但關鍵是“水滴石穿”,況且這次沙特和歐盟出手的招數似乎都比較狠,大有點要刨掉美元根基的感覺。

    要知道,全球石油美元市場是關乎美元地位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市場,它是美國國債等美元資產的重要買家,其基礎是世界各國在中東的石油貿易。如果中東國家或OPEC成員國不再青睞美元,而變著方法地擺脫美元,那石油美元市場就會大幅萎縮。

    問題是,如果各國使用美元的迫切性降低,或可以找到其它替代路徑,那各國對美出口商品換取美元的迫切性也會相應降低。這可能導致兩個重要后果:其一,美國的貿易逆差真可能出現萎縮,但這反而意味著美元地位弱化;其二,既然美元可以有替代品,那各國就不再愿意保持廉價地對美國出口,美國勢必需要提價進口它國消費品,從而進一步推高美國消費品價格。更重要的后果是:美國金融控制全球經濟的時代結束。

    拜登該如何應對?說實話,面對歷史性的大勢所趨,想扭轉也許十分艱難。所以,美國可能必須重新評估國際關系,在歷史長河中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站在這個角度,或許可以維持這樣的判斷:大家都在和時間賽跑,美國豁出去把美元霸權用到極致的做法,兇多吉少。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