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qyjz"></optgroup>
<tbody id="kqyjz"></tbody>
  • <th id="kqyjz"></th>
    <button id="kqyjz"></butto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中科大關聯基金會高調打假:一CEO冒充校友多年,網友:碰瓷母校不能忍

    網友:“碰瓷我母校中科大?不能忍”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上海報道 

    9月12日,中國科大新創校友基金會(下文稱“基金會”)通過微信公眾號發文稱:經多方查實,莫比嗨客CEO劉端陽冒充少年班校友多年,并涉嫌假冒清華大學碩士、斯坦福大學博士(或博士生),通過莫比嗨客公司欺詐深圳、蘇州、青島、呂梁等多個城市與高新科技園區。

    基金會表示,已通過電子郵件與電話向蘇州科技局、蘇州工業園區等通報劉端陽的造假歷史,同時還通知了莫比嗨客的投資方梅花創投。

    莫比嗨客是利用NLP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和BI技術打造的對任務精準智能分發的B2B2C平臺公司。值得一提的是,公開信息顯示,莫比嗨客稱,其客戶包含騰訊、京東、華為、小米和美團,已與遼寧大連高新區、山東青島西海岸新區、山西呂梁經開區、重慶云陽縣、江蘇鹽城鹽南高新區簽約合作,今年還將與重慶兩江新區、遼寧沈陽渾南新區、河北保定徐水經開區、山東淄博淄川區、四川眉山高新區等多地合作。

    9月14日,基金會負責人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9月4日我們接中科大校友投訴,劉端陽頻繁在蘇州工業園以科大少年班校友出現,疑似造假。對此,蘇州市、蘇州工業園管委會正在調查。”

    央媒等機構“背書”,多次樹立“學霸”人設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查詢時發現,在2017年9月的一檔央媒節目中,以創業者身份錄制節目的劉端陽自稱當時33歲,先后就讀于東北大學、清華大學與斯坦福大學,學習的主要方向和計算機人工智能相關。視頻中,劉端陽還提到小時候一邊放羊一邊看微積分的故事。

    基金會提供給《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蘇園工〔2018〕207號園區黨工委、管委會關于表彰蘇州工業園區光榮冊”中,劉端陽的相關介紹僅使用了“清華大學碩士”的身份。而在另一份莫比嗨客的宣傳材料中,劉端陽則以“北京清華大學碩士、斯坦福大學博士、12歲進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少年班”的頭銜示人。

    青科1

    (青島青科數據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啟事截圖)

    此外,劉端陽在其曾作為實控人的青島青科數據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啟事中,宣稱自己是“美國斯坦福大學博士候選人,師從斯坦福大學統計自然語言處理領域Christopher Manning等”。

    在今年7月長江商學院發布的一篇題為《從<山海情>山區走向世界,再回來幫助更多人》的文章中,提到了劉端陽創業的諸多細節——

    “劉端陽12歲考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少年班,先后就讀于東北大學、清華大學、美國斯坦福大學,然后在Google總部工作,之后又回國創業。”

    “目前所做的莫比嗨客公司成立于2016年,主營業務是為泛AI公司、大數據公司提供數據標定、人工智能解決方案、群體翻譯等服務。這個需要大量人工和時間的項目實際上也成為了幫助地方脫貧的手段。比如山西呂梁這種資源型城市,原本產業結構單一,急需招商引資外部優質企業進入,但傳統互聯網企業對人才要求高、人才培養周期長、成本高的特點導致很難真正把業務落到沒有基礎的城市來。莫比嗨客從‘定點’‘培養’‘扶持’‘壯大’,一步一步來,給政府數字化轉型、就業轉型等提供了有力的抓手,為未來向數字經濟轉型做了鋪墊。”

    目前,該文已被刪除。

    基金會調動校友資源徹查,斯坦福教授否認“師生關系”

    基金會工作人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們在9月12日發布公告前查詢了劉瑞陽自稱師從斯坦福教授Christopher Manning的網頁介紹,網頁列出的博士生名單中沒有劉端陽(或其常用英文名Charles Liu)。此后,基金會又發送電子郵件咨詢Manning教授與斯坦福大學校友會。

    9月15日,基金會收到Christopher Manning的回信:“我從未指導過叫劉端陽或Charles Liu的博士生。”

    Manning教授還寫道:“如要尋根究底、徹底翻查所有與我有過‘脆弱’聯系的學生中是否有過前述姓名人士,例如在我的課堂上出現過之類的情形等等,這確實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但我相信:即使是這種(弱連接)的情形也沒有。”

    Manning教授通過郵件向基金會表示,他收到這種來信已有3次,其中一次類似詢問是在2017年。Manning教授還特意發來了2017年劉端陽的照片稱:“我看(和你提到的假冒我學生的家伙)是同一個人。”

    Manning教授主動告知基金會:中國享有盛譽的《知識分子》微信號也來信詢問此事,他也會回復《知識分子》進行辟謠。

    基金會負責人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說:“我們是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獨立、民間校友機構。本機構并不聲稱代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方或各院系部門立場,但本機構掌握之校友資源(特別是所有少年班班級聯絡)、校內所有院系部門聯絡,有能力在數分鐘內獲得所有權威信息。“

    “我們查找了1978級第一期少年班至今的所有學員和所有入學的相關本科生學籍名單,還調閱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校友(總)會公開之學籍記錄、所有校友名錄(不僅限于少年班學員、不僅限于本科生),并聯絡了中國科大檔案館、少年班學院等所有相關機構證實所有校友學籍。通過以上這些手段未發現劉端陽的信息。”基金會負責人對記者說。

    CEO學歷涉嫌偽造,公司靠譜嗎?

    天眼查數據顯示,深圳莫比嗨客樹莓派智能機器人有限公司目前有6位股東。其CEO劉端陽通過直接及間接持有總股權比例59.75%,為疑似實際控制人。還有兩家投資機構也在股東之列,分別為深圳南山中航無人系統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及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梅花揚世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股權占比分別是16.67%和8.33%。

    官網信息顯示,莫比嗨客是一家利用NLP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和BI技術打造的對任務精準智能分發的B2B2C平臺公司,場景應用包含自動駕駛、智能醫療、電商新零售、智慧教育、智能金融等。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在參加前述央媒創業大賽時,劉端陽曾公開介紹了莫比嗨客的商業模式。

    他在現場說:“人工智能公司需要使用文本、圖像、音頻和視頻等數據對其進行‘訓練’,去識別數據背后的模式,并渴望在極短時間內完成,但現實中可能做不到。假如有1億張圖片,12個人同時進行操作,他們需要1個月時間,現在有了‘莫比嗨客’群體在線智能平臺,時間可以壓縮到1天,甚至1秒。大家要問我的‘千里馬’是怎么工作的?我從斯坦福大學休學回國后,就一直在打磨它,直到2016年和大家見面。莫比嗨客有四大交易,一是數據標定,二是個性化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三是數據競賽,四是群體翻譯。每個交易都是一個任務,每個任務的金額從幾千到幾百萬元不等,商業模式就是從中抽取6%的傭金。”

    9月18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電話聯系到了劉端陽。針對基金會一系列對其學歷疑似造假的公告,劉瑞陽說:“目前公司工作還是正常進行,之后品牌部對此會有統一解答,具體時間還沒定。這本身是個LONG STORY,我現在正在開會,有客戶在旁邊。我就是個‘放羊娃’,把自己的羊放好就完了。”

    針對記者詢問“是否認為基金會發布信息有誤以及是否會起訴基金會”的問題,劉端陽并未正面回答,他說:“‘放羊娃’還是很善良的,本來就是朋友,不打不相識嘛。”

    與劉端陽的態度相比,基金會言辭更為激烈?;饡?月17日再次通過官方公眾號發文稱:“我們秉承中國最嚴謹的理工科大學畢業生的嚴謹求實作風,對打假的科學性負責,為捍衛中國商業環境的誠信底線努力。我們奉勸莫比嗨客與AI神棍劉端陽懸崖勒馬,按照我們與中國科大校友滿意的方式道歉,我們早已掌握更多劉端陽造假情形,可能陸續披露!”

    截至9月26日,前述基金會打假的兩篇文章依舊在線,未被刪除。

    責編:楊琳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