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qyjz"></optgroup>
<tbody id="kqyjz"></tbody>
  • <th id="kqyjz"></th>
    <button id="kqyjz"></butto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巨頭“拆墻”:互聯網為何難互聯?能否告別“低質內卷”?

    巨頭們真的開始“拆墻”、“破壁”、互聯互通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孫冰 | 北京報道

    “上次我能在微信中打開淘寶鏈接和在淘寶里打開微信公眾號鏈接,還是8年前。”有網友如是感嘆。“活久見”系列又有了新劇集。

    9月17日,在最新版本的QQ上可以打開淘寶和抖音鏈接,無需再去復制粘貼“火星文”,而淘寶也可以直接打開微信和抖音鏈接,抖音則可以打開淘寶和微信鏈接。騰訊也在同日發布了《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范》調整聲明,微信用戶可以在升級最新版本微信后,在一對一聊天場景中訪問外部鏈接等。

    巨頭們真的開始“拆墻”、“破壁”、互聯互通了?

    實際上,互聯網一直難“互聯”?;ヂ摼W巨頭之間各種形式的封禁,已經有十余年的歷史,從PC時代一路打到移動時代,巨頭的座次倒是有變化,但屏蔽從未改變。期間訴訟戰、公關戰、口水戰不斷,可籬笆和圍墻卻越筑越高,這也是互聯網領域最受爭議的話題之一。

    而此番出手牽頭推動“拆墻”的是監管部門。今年7月,工信部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無正當理由限制網址鏈接的識別、解析、正常訪問”是此次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

    9月9日,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并提出要求9月17日前,各平臺需按標準解除屏蔽。據媒體報道,阿里巴巴、字節跳動、騰訊、華為、百度、小米、360、網易等多家互聯網平臺負責人參加了此次協調會。

    也許多年以后,9月17日會被視作一個見證了歷史的時間節點。但目前還只能說,巨頭之間的高墻,只是被拆出了一條窄窄的細縫,待解的難題還有很多。

    互聯網為何難互聯?監管為何出手?

    對于互聯網大廠之間隨處可見的“斷頭路”,民怨由來已久。

    此次監管的目的顯然不是在巨頭之間平衡利益,而是希望規范巨頭行為,保障中小企業的利益訴求。因為反壟斷的初衷,本來就是要確保消費者的用戶體驗和保護中小商戶自由選擇和公平競爭的權利。

    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創始院長、新經濟智庫首席研究員朱克力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此番監管的強勢舉措,與全球范圍內平臺經濟領域的強監管顯然不無關聯。解除外鏈屏蔽能降低流量費用,有利于中小企業降低經營成本,帶來更好的經營便利,而“用戶體驗第一”也不再是一句空話。

    “監管出手促進平臺生態開放和互聯互通,其出發點主要在于保護競爭和鼓勵中小創業者?;ヂ摶ネㄊ谴髣菟?,走對了路一定會長期利好。”朱克力說。

    “互聯網平臺之間的競爭需要打破低質內卷。”中央財經大學數字經濟融合創新發展中心主任、中國戰略新興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端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比如,流量端的互聯互通意味著線上壁壘降低,電商領域競爭焦點將轉到線下供應鏈等硬核實力層面,無論是主打極致性價比,還是產品品質和調性附加值,都需要進一步加碼才可能勝出。”

    在陳端看來,工信部給各大互聯網平臺的解除外鏈屏蔽行政指導意見是一個符號性事件,標志著新一輪互聯網反壟斷規范整肅從針對單個企業和單項具體業務層面上升至推動互聯網深層生態體系的重構。

    流量大洗牌,巨頭“破壁”成本不同

    毫無疑問,外鏈封禁背后是互聯網平臺之間的流量與數據之爭,平臺之間相互設防和筑起高墻,就是為了爭奪用戶和用戶的時間。

    對于商家來說,來自淘寶、抖音、微博等平臺的“公域流量”,和來自微信、QQ等社交平臺的“私域流量”,都擁有巨大的商業價值。因此,抖音雖然不允許主播掛出自己的微信號、微博號、小紅書號,他們也會用紅心、圍脖等表情代替;淘寶賣家也會“暗戳戳”地希望買家加自己的微信,但會用“+V”等類似的暗號。

    “封”和“封住”其實是兩件事,只要有需求和利益驅動,幾乎不可能全數堵住。只是作為用戶,手累心也累。而各平臺“破壁”之后,必然帶來流量的重新洗牌,背后則是商業利益重新劃分。

    “我非常想強調的是,互聯互通不能忽視商業的邏輯。”朱克力表示。

    朱克力認為,阿里和字節旗下擁有全球范圍內都堪稱杰出的廣告商業化平臺,背后是千人千面的算法推薦機制,得益于兩大平臺對用戶數據的大量獲取與使用,算法機器也愈發精準。但這對騰訊而言并不有利,互聯互通后,阿里和字節如果借助開放外鏈獲取微信的社交關系鏈,將可能達成自身用戶增量的目標。

    “按照現有法律解讀,社交關系鏈確實是一家企業核心競爭力和資產之一,就像阿里的電商物流核心數據、字節的抖音平臺運營推薦算法一樣。因此,能否基于商業邏輯來實現互聯互通是一個現實問題。”朱克力表示。

    陳端也分析認為,解除外鏈屏蔽并非一個簡單的技術層面操作,流量規則和生態的改變對于既有利益格局、市場格局和競爭格局都會產生一定影響,而且相關影響呈現出非對等性。

    “騰訊的微信生態作為國民級流量聚合平臺可能受沖擊最大,原本依托社交和內容打造的流量變現閉環可能被淘寶、抖音等分食。而且這種影響即使在騰訊內部也是不對等的,小程序商業生態可能因為注入外部活水進一步得到滋養壯大,而微信最近一兩年投入大量資源和精力打造的‘視頻號’原本作為微信流量優勢之集大成者被寄予厚望,但新政或許對視頻號流量生態和商業價值的成長發育帶來沖擊和影響。抖音、西瓜視頻等中短視頻如果可以通過微信鏈接擠占微信端的注意力市場,將對騰訊系內容生態和泛娛樂業態創新布局產生較大影響。”陳端說。

    記者也采訪了幾位在微信生態運營的中小商家,在他們看來,微信的流量誘人但也可怕。微信確實擁有龐大的用戶群,高頻且黏性強,可以進行裂變式的營銷。但如果流量大量來自于微信,也意味著自己的平臺被架空,其中利弊“冷暖自知”。

    “一通就靈”不現實,監管將面臨新課題

    互聯互通是好事,但認為“一通就靈”恐怕也太過樂觀。如果外鏈放開,到處都是“幫砍一刀”,甚至出現黑灰產的不法鏈接和詐騙信息,該怎么辦?正如工信部部長肖亞慶對外強調的,互聯互通,“安全是底線”。

    那么,如何守住安全的底線?在9月13日國新辦舉行的發布會上,工信部網絡安全管理局局長趙志國透露了兩個信息:一是平臺經濟之間的互通開放是大勢所趨、不可逆轉;二是執行將分批漸進式進行,不會一刀切設定時間線。

    朱克力認為,想要互聯互通“一通就靈”或一刀切地“一放了之”是不現實的。平臺之間的互聯互通是非常復雜的問題,其背后潛在的問題和風險不可不察,如何在多方利益平衡中推進互聯互通是非??简灡O管智慧的。

    比如,互聯互通作為一個系統工程,開放外鏈只是平臺間互聯互通的一小部分內容,后續還有API接口開放、個人數據可攜帶權等一系列問題;再比如,平臺管理安全責任及其界定是非常大的難點。一旦開放鏈接,如果出現誘導鏈接甚至黑灰產的不法鏈接和詐騙信息,最終平臺安全責任如何匹配?

    之前就曾經出現過,在抖音上通過合法的內容獲取流量和用戶,然后引流到微信群和QQ群實施詐騙;在淘寶上用合規產品獲得流量和用戶,然后要求加微信和QQ,通過建群銷售假貨和三無產品,以逃避監管……

    針對該類現象,朱克力說:“從監管意圖來看,重點整治的是惡意以及無不正當理由的相關行為。所以接下來,平臺之間能否真的實現互聯互通,監管部門對相關行為的認定至關重要,他們掌握著是否惡意或者無不正當理由的裁量權。”

    陳端也認為,互聯互通是大勢所趨但不能一蹴而就,解除外鏈屏蔽之外,將來可能還涉及到開放API數據、功能、應用接口等深層生態變革問題,這將引發互聯網創新激勵和網絡生態的很多變化。

    “平臺經濟天然是雙層治理架構,即國家依法對互聯網平臺進行監管治理,互聯網平臺型企業制定平臺規則對入駐商家的行為進行約束規范。過去不同平臺之間在治理規則、入駐商家主體結構、分成模式方面都有較大差異,政策的推進必須考量存量利益結構和規則體系的既有掣肘,必須理性預估和推演相關政策的可能后果,審慎推進。”陳端說。

    此外,也有專家觀點認為,讓互聯網真正互聯,除了需要監管智慧和商業博弈,最根本還要靠技術生產力的變革來實現,比如隱私計算。隱私計算可以將“數據孤島”變成“數據群島”,從而實現互聯互通。不過,這項技術仍然處于早期階段,技術的成熟和規則的完善都有待進一步提升。

    責編:郭霽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