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qyjz"></optgroup>
<tbody id="kqyjz"></tbody>
  • <th id="kqyjz"></th>
    <button id="kqyjz"></butto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中國需要什么樣的資本?

    ——利潤最大化追求必須遵從經濟倫理

    鼓勵前者,抑制后者;堅持資本的監管規范和促進發展兩手并重、兩手都要硬,這應是資本治理的目標。

    《中國經濟周刊》 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螞蟻金服上市被緊急叫停,滴滴打車APP被下架……資本野蠻生長、無序擴張等突出問題引發了監管層的高度關注,并陸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予以嚴格監管和依法查處。

    資本野蠻生長的時代落幕了,但資本規范發展的時代開始了。毋庸置疑,中國不僅不會排斥資本,而且必須充分依靠資本的積極作用。從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企業的科技創新和商業模式的轉換,再到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資本,尤其是股權資本更是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

    今天發生在中國的資本規范行為,僅僅是針對“市場原教旨主義”之下的資本野蠻生長,這絕非倒退,而是資本文明進步的體現。

    34

    資本:激勵與約束并行不悖

    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急需巨額資本支撐,但“病急不能亂投醫”。在討論中國需要怎樣的資本這個問題時,我們必須“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相結合”。

    還記得2016年12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三十次會議上提出:要“多推有利于增添經濟發展動力的改革,多推有利于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改革,多推有利于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的改革,多推有利于調動廣大干部群眾積極性的改革”。

    這“四個有利于”為中國的改革指明了目標方向。換言之,資本的發育不能長期、無節制地偏離改革追求的目標,否則也就偏離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方向。

    過去這些年,一些平臺企業野蠻生長、無序擴張,其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顯然是有違這些目標的。

    曾幾何時,網絡購物長大了,但電商模式也給線下的商品零售業帶來了巨大沖擊。

    最為人詬病的是,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要求平臺內商家“二選一”,損害了市場的公平競爭。它所形成的平臺壟斷優勢,對實體企業的利潤擠壓也多被控訴。

    曾幾何時,移動支付長大了,但有的公司卻以互聯網公司的名義從事著金融業務,用資產證券化和小本擔保助貸方式,把區區30億元資本金的小貸公司做成了3000億元貸款規模的“銀行”。它被業內指責通過合同把風險轉嫁給債券持有人與合作銀行,而且想方設法躲避銀行監管。不受監管的金融資本野蠻生長,帶來的風險和隱患顯而易見。

    曾幾何時,網約車平臺巨頭依仗資本優勢以燒錢的方式排除競爭對手,占據公共出行的壟斷地位。問題也隨之而來,滴滴順風車乘客被殺事件社會影響極為惡劣,出租車司機被差別對待攤派“苦活兒、累活兒”的質疑和指責從未間斷,平臺派單不合理、惡意判責、大數據殺熟等相關投訴亦層出不窮。而最受指責的是,平臺海量數據所帶來的信息安全隱患和威脅。

    曾幾何時,巨額娛樂資本沖擊中國文化市場,致使眾多少年甚至兒童沉迷于網絡游戲,而且把擊垮男兒血性的“娘炮文化”引入中國,扭曲了很多年輕人的審美情趣。為了電影票房,資本排斥導演對演員的選擇,致使劣幣驅逐良幣,大量優秀藝術家被邊緣化,而劣跡藝人出演身價動輒數千萬,財富數以億計,進而引發年輕人群起而效仿、追隨。其結果是:顏值取代智慧,扭捏完勝勤勞,鮮肉就是財富。這是怎樣的一種社會價值觀?

    ……

    資本的野蠻生長和無序擴張必須得到糾偏。毋庸置疑,中國需要最終實現共同富裕,而共同富裕并不排斥資本的良性發育。但是,中國必須排斥資本的野蠻生長,因為它背離共同富裕的目標。尤其在全球實體產業資本、股權資本激烈爭奪的時代,不能正確領悟監管初衷,那勢必大大折損中國經濟的創新動力。

    37

    無約束的資本必然走向野蠻

    作為中國經濟理論與實踐的探索者和思考者,清華產業轉型顧問委員會主席黃奇帆很早就提出:必須把那些為壟斷而大把燒錢的互聯網公司置于《反壟斷法》的約束之下。

    2021年7月13日,黃奇帆在第二十屆中國互聯網大會上更是明確指出“當前消費互聯網領域存在的四個問題”。第一,拼命燒錢擴大規模,打敗對手取得壟斷,此舉幾乎是零和效應,沒有資源優化配置的增值效應;第二,利用人性弱點設計產品,用打擦邊球的方式吸引眼球,擴大流量;第三,利用網絡平臺壟斷地位,采取不對等的措施,采集客戶、老百姓的信息,甚至侵犯隱私;第四,把人群分成三六九等,不同人群不同價格,而且殺熟,這實際是不公平、不公正的現象。

    他告誡中國互聯網行業:“今后10年是產業互聯網時代,這種不講道理的盈利模式是行不通的。”實際上,黃奇帆指出的問題恰恰是互聯網資本野蠻生長的表象,但必須看到,野蠻生長是資本天性,古而有之。這樣的野蠻生長曾經帶給人類眾多經濟災難,遠的不說,2008年金融危機實際就是金融資本野蠻生長的極致性惡果。

    上世紀70年代,以弱化金融監管為特征的金融自由化風靡全球,從而為金融資本的野蠻生長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在這個環境里,不僅弱小的發展中國家頻頻淪為金融資本劫掠的對象,同時也為危害空前的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埋下伏筆。

    透過這次金融危機發生的過程,我們清晰看到:華爾街幾乎全部金融巨頭CEO走馬燈般輪換,而他們都在做著同一件事:為了自己的年薪和獎金的最大化,不惜無度放大所在金融機構的債務杠桿,并給全球金融市場注入了巨大的信用風險,甚至以欺騙的方式把有毒資產出售給自己的客戶。此舉令人不齒。

    金融危機救援剛剛告一段落的2010年,隨著世界各國金融監管的強化,這些骯臟的金融資本行為也開始星星點點地曝光于世。比如,2010年4月16日,美國證監會(SEC)認定,高盛公司曾在設計和銷售與次貸抵押債券時涉嫌欺詐。披露指出,高盛曾為滿足對沖基金公司Paulson & Co希望做空次貸抵押債券的交易訴求,設計了與次貸抵押債券表現掛鉤的CDO組合產品,并通過不實陳述、隱瞞風險等手段欺騙其他投資者,導致這些投資者因此損失超過10億美元。

    2010年4月18日,德國政府宣布對高盛展開調查;英國金融管理局(FSA)也于隨后的20日發表聲明,經過初步調查后決定,將就美國證交會指控的同樣情況,對高盛在英國的相關交易正式展開深入調查。

    這還不算,2011年,美國聯邦住房金融局(FHFA)把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銀行等17家華爾街巨頭告上法庭,訴訟稱:這些大銀行通過“偽裝”證券信息,把2000億美元的高危房貸及抵押貸款擔保證券賣給了政府支持的房利美和房地美,并導致“兩房”巨額損失。兩年之后的2013年5月,花旗銀行與FHFA達成和解,但拒絕披露和解條款;摩根大通與美國司法部就銷售不良住房抵押貸款證券達成130億美元的和解協議,其中40億美元是交給FHFA的臨時性和解罰金,而美國銀行則向FHFA繳納60億美元罰金。

    高盛不是被譽為“華爾街天使”嗎?它也會為非作歹?當然!何止是2008年之前存在于次貸危機當中的丑聞,最近的例子曝光于2020年10月。據報道,高盛在馬來西亞行賄10億美元,以參與并協助馬來西亞1MDB公司實施欺詐性融資。2012年至2013年間,共協助1MDB安排發行3筆債券發行,募集總額為65億美元。1MDB公司的欺詐丑聞敗露之后,高盛被相關各國金融監管機構處罰,罰金總計高達50億美元。

    這都是深刻的歷史教訓。如果金融監管不能展現出雷霆萬鈞的威嚴,那在巨額利潤的誘惑下,金融寡頭資本就不可能戒掉為非作歹的惡習。在美國,納稅人交給政府的稅款通過危機救援流入了華爾街大佬的私囊,于是“占領華爾街”運動風起云涌,盡管這場運動最終被鎮壓,但這口怨氣卻從日后的“黑人命貴運動”中得到了宣泄,而這些運動實際都在表達美國底層民眾的怨憤。所以,資本行為必須受到有效制約,否則倒霉的一定是社會公眾。

    經濟倫理:一個古老而現實的命題

    資本把利潤最大化作為唯一追求的理論基礎,源自自由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它在《國富論》中給出了一只 “看不見的手”。斯密的原話是:“每個人都試圖應用他的資本,來使其生產品得到最大的價值。一般來說,他并不企圖增進公共福利,也不清楚增進的公共福利有多少,他所追求的僅僅是他個人的安樂,個人的利益,但當他這樣做的時候,就會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引導他去達到另一個目標,而這個目標絕不是他所追求的東西。由于追逐他個人的利益,他經常促進了社會利益,其效果比他真正想促進社會效益時所得到的效果為大。”

    這一論述也讓走向市場經濟的資本找到了“自私的合理性”。只要一味去追求私利,公共福利則會自然而生?一則理論的解釋認為,謀求私利的資本可以創造出最大化的政府稅收,社會福利則由政府稅收支出。另一則理論的解釋認為,如果指望公共福利自然而生,那整個社會必然走向貧富兩極分化,而最終摧毀這個社會。

    所以,所謂“看不見的手”一經誕生就存在激烈的爭論。早期的反對派代表人物是英國劍橋大學歷史與經濟中心主任艾瑪·喬治娜·羅斯柴爾德,這位羅斯柴爾德的家族成員曾經公開指出:“看不見的手”不是亞當·斯密經濟學的重要概念,而只是在開一個反諷的玩笑。羅斯柴爾德教授所言不無道理。亞當·斯密更在乎的不是《國富論》,而是他的另一部巨著《道德情操論》。因為,斯密墓碑上鐫刻著一行字:這里埋葬著《道德情操論》的作者亞當·斯密。

    但在中國的經濟領域,《國富論》被當成必修之課,卻極少有人關注《道德情操論》。為什么這里要突出《道德情操論》的歷史地位?這關乎經濟學研究過程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命題:經濟倫理。

    實際上,經濟學作為一種研究人類經濟行為的社會科學,根本不可能回避人類社會的倫理需求。從歷史看,在許多經濟學家的專著中都可以發現,經濟和倫理猶如手心手背,相伴相生。就像亞當·斯密,盡管他竭力倡導自由經濟,但他卻從未忽視經濟學的倫理意義?!兜赖虑椴僬摗肪褪堑湫痛?,亞當·斯密不僅指出了人利己的一面,同時更強調了人的同情心和利他精神對一個社會健康、健全的重要意義。

    按照傳統定義,經濟行為的最高倫理境界就是“經世濟民”。我們必須意識到:“損人利己”乃是資本“零和游戲”的代名詞,它不會帶給人類更多的財富創造,而只會導致越發殘酷的財富再分配,以及與之相伴的貧富兩極分化和劇烈的社會矛盾。

    例如,前些年出現的大量的P2P欺詐,“以女學生裸體為抵押”的校園貸等等一系列惡性金融行為,它們不僅沒給社會積累財富,反而給社會帶來巨大的利益傷害和信任危機。

    教育、醫療、出行……這些社會公共服務領域,由于互聯網平臺的壟斷控制,其必然結果是:政府和老百姓都變成壟斷資本的打工者,這是否背離了經濟發展的倫理準則?

    基于倫理準則的監管并非排斥資本

    無論是金融市場還是商品市場,一切政府監管的依據都是經濟倫理所昭示的公共訴求,盡管它不可能實現絕對理想化的市場公平,但它至少可以推動市場環境不斷進行“帕累托改進”。所以,監管不是限制市場競爭,不是排斥資本逐利,而是踐行中國的那句老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個道指的是,取財要講路徑,而這條路徑上要有道義、有節制、有情懷。

    毫無疑問,經濟發展從來伴隨技術進步,而技術進步從來離不開足夠的資本支持,這是人類經濟發展的歷史定律,同樣也是中國經濟發展不可違抗的基本定律。尤其是現在,世界經濟正在朝著“智能化”方向全力推進,這是一場歷史性的變革,而且各國經濟智能化的領先程度,也勢必決定著全球經濟格局未來如何重新劃定。

    正因如此,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早已開始大規模攫取全球股權資本,甚至不惜改變貨幣政策方式,以海量注入長期基礎貨幣的方式,推動金融市場更多生成長期資本。難道他們不怕難以回避的經濟風險?不是不怕風險,而是爭得科技先機更加重要,因為這將決定美國未來可否繼續保持世界優勢地位。歷史證明:科技創新的過程必定是耗費海量資本的過程。因為,創新是個不斷試錯的過程,否則根本找不出新經濟的最佳實現路徑。要嘗試就要有資本,尤其是極具高風險偏好的股權資本,如不能贏得這類資本的積累與消耗,經濟就可能落后,就可能被后發國家超越,甚至失去一個百年的時代。

    美國當然不愿看到“落后”的情況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不擇手段打壓中國、阻止中國發展,而這一切的核心要義無非是:抑制中國的科技進步。美國前財長、高盛前主席亨利·保爾森曾經明確撰文指出:如果美國得不到回報,就不應該取消特朗普對中國商品征收的巨額關稅,除非中國保證不再發展高科技,不去挑戰美國的“優勢地位”,否則對華制裁不能取消。因為,中國向高科技領域進軍,將使得未來美國只能去賺“辛苦錢”。

    中國應當怎么辦?毫無疑問,必須積極參與到國際股權資本的競爭中去。事實上:在國際經濟、政治環境不斷惡化的背景下,中國從未停止反而大大加快了資本開放的步伐,其目的,就是為了贏得這輪激烈的科技競賽。

    因此,中國沒有理由否定資本的存在,更沒有理由去壓抑資本的合法訴求,但這絕不意味著中國就放任各類資本無序擴張、胡作非為。試想,在科技資本劇烈競爭的時代,資本如果不是在助推中國的科技進步,而是大量堆積在“不惜危害社會、損人利己”的賺快錢方向,那就很難贏得科技產業的先機。

    資本有著不同的功能和屬性。比如,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有巴菲特掌控的那樣的資本,它把陪伴企業成長、分享企業長期成長的收益當作自己的盈利途徑;也有索羅斯掌控的那樣的資本,它們遵從你死我活、你輸我贏的“零和游戲”規則,動輒以擊垮一個國家的經濟作為自己牟取暴利的手段。中國應當歡迎哪類資本已無需多言。

    鼓勵前者,抑制后者;堅持資本的監管規范和促進發展兩手并重、兩手都要硬,這應是資本治理的目標。

    2021年9月2日,習近平主席在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宣布,繼續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這一重磅信息充分證明:中國不僅不會排斥資本和資本市場,同時還要塑造一種前無古人、中國特色的資本和資本市場。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1年第17期)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