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kqyjz"></optgroup>
<tbody id="kqyjz"></tbody>
  • <th id="kqyjz"></th>
    <button id="kqyjz"></button>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專家:打造數貿示范區應全面放開,貴州、寧夏等欠發達省份都適合

    服務貿易發展前景廣闊,潛力巨大。根據世界貿易組織預測,到2040年全球服務貿易份額將提高50%,占全球貿易總額的1/3以上。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1年第17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紅茹 | 服貿會現場報道

    9月2日,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以下簡稱“服貿會”)在北京拉開帷幕,主題是“數字開啟未來,服務促進發展”。

    在9月7日完滿閉幕時,已是碩果累累。據初步統計,截至9月7日16:00,本屆服貿會發布各類成果1672個,其中,成交項目類642個、投資類223個、協定協議類200個、權威發布類158個、聯盟平臺類46個、首發創新類139個、評選推薦類264個。

    服貿會,是我國對外開放三大展會平臺之一,交出的這份令人欣喜的成績單,也讓其作為全球服務貿易領域規模領先的高水平展會,實至名歸。

    服務貿易發展前景廣闊,潛力巨大。根據世界貿易組織預測,到2040年全球服務貿易份額將提高50%,占全球貿易總額的1/3以上。

    尤其是隨著數字經濟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數字技術與服務貿易加速融合,我國的數字貿易亦蓬勃興起,日益成為我國服務貿易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動能。

    展望未來,中央已對服務貿易發展作出重要部署:在全國推進實施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探索建設國家服務貿易創新發展示范區;將加強服務領域規則建設,支持北京等地開展國際高水平自由貿易協定規則對接先行先試,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

    可以預料,隨著一系列決策部署逐步落地,我國服務貿易將繼續加速高質量發展。

     

    14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I 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攝

     

    “數字開啟未來,服務促進發展”是今年服貿會的主題。 當“貿易”與“數字”聯姻,已然體現出全球服務貿易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方向。

    近年來,我國數字貿易規??焖贁U大,占服務貿易的比重也在穩步提升。按照聯合國貿發會議的測度口徑,我國數字貿易額由2015年的2000億美元增長到2020年的2947.6億美元,增長了47.4%,占服務貿易的比重從30.6%增長到44.5%。

    但是從總體上看,與世界服務貿易強國相比,在全球價值鏈頂端的關鍵領域,我國的服務貿易競爭力仍存在一定差距。公開數據顯示,我國服務業在GDP增加值中的占比為54.5%,低于世界服務業在世界GDP增加值中的占比67%。

    隨著人工智能、5G、區塊鏈等數字技術的不斷成熟與普及,包括服務貿易在內的傳統行業改造賦能的相關工作將持續加深,我國服務貿易也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我國服務貿易總體已趨于正常

    9月7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原秘書長張燕生去北京首都機場乘坐飛機時發現,機場上的國際航班依然很少,“這說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像國際航空、跨境旅游等一些跨境服務業還沒有正?;?。除了這些行業,我國服務業總體上已趨于正?;?rdquo;。

    商務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服務進出口達到了2.3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6.7%,基本恢復到2019年同期水平。

    這意味著,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我國服務貿易已率先在全球恢復增長態勢。

    不僅今年上半年,去年在全球疫情蔓延擴散的形勢下,我國服務貿易仍交出了不錯成績單?!吨袊召Q易行業發展研究報告(2020)》顯示,盡管受疫情影響,2020年中國服務業仍逆勢上揚,比上年增長2.1%。

    盤點力促中國服務貿易發展的諸多因素,外資對我國服務貿易作出了突出貢獻。

    商務部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實際使用外資9999.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6.2%;2020年我國服務業實際使用外資7767.7億元,同比增長13.9%,占比77.7%。

    近78%的外資為何熱衷投向服務業?

    張燕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外資青睞服務業的一個基本原因,是由于中國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推動制造業和對外貿易高質量發展。高質量發展的核心內容之一,是用先進的生產性服務業來改造傳統行業。而先進的生產性服務業,如研發服務、技術服務、設計服務、資訊服務、專業服務等都是人才密集型、知識密集型的高端產業,也是全球化的產業。2020年我國先進生產性服務業需求大量增加,吸引了大量外資投向中國生產性服務業。”

    17-2

    17-1

    16-3

    16-1

    16-2

    我國數字貿易占比服務貿易近半

    數字貿易,簡而言之,是指信息通信等數字技術發揮重要作用的新貿易形式。

    數字貿易不僅包括基于信息通信等數字技術開展的線上宣傳、交易、結算等促成的實物商品貿易,還包括通過信息通信網絡(語音和數據網絡等)傳輸的數字服務貿易,如數據、數字產品、數字化服務等貿易。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沈家文提出了數字化貿易的新概念。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數字化貿易,不僅包括新興的數字貿易,還包括傳統貿易的數字化升級。數字化貿易方式顯著降低了貿易成本,促進了貿易便利化,催生了新業態,為全球貿易尤其是服務貿易開辟了新空間。傳統貿易尤其是傳統服務貿易的數字化升級,迎來重大發展機遇。”

    種種跡象顯示,數字貿易正成為推動后疫情時代全球經濟復蘇的重要引擎。

    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在數字貿易發展趨勢和前沿高峰論壇上發言稱:數字貿易帶動全球創新鏈、產業鏈和價值鏈加速整合優化,正在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事實上,在數字貿易這一國際競爭的新賽道中,中國已躋身前列。

    來看一組數據: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測算, 2020年我國可數字化交付的服務貿易規模達到了2947億美元,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逆勢增長8.4%,占服務貿易總額的44.5%,比“十三五”初期提升了13.9個百分點。

    由商務部服貿司牽頭編寫的《中國數字服貿發展報告2020》顯示,“十三五”時期我國數字貿易發展基礎更加堅實,我國數字經濟體量巨大,2020年規模為39.2萬億元,占GDP的比重達到38.6%。

    此外,數字貿易對減少我國服務貿易總逆差,提升我國服務貿易競爭力亦起到了重要作用。

    商務部公布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服務出口19356.7億元,下降1.1%;進口26286億元,下降24%。服務出口降幅小于進口22.9個百分點,帶動服務貿易逆差下降53.9%至6929.3億元,同比減少8095.6億元。

    沈家文對我國服務貿易給予積極評價,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全球服務貿易有50%以上實現了數字化,超過12%的跨境實物貿易通過數字化平臺實現。物聯網、區塊鏈等數字技術深刻改變全球貿易模式、貿易主體和貿易對象,傳統貿易體系正在向以數字化為特征的新型國際貿易體系轉型升級,歐盟的可數字化交付服務出口總額約為其ICT出口總額的5倍。

    “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導致人員跨境出行受限的情況下,此前大量需要面對面的傳統服務貿易轉到了線上,這為我國數字化貿易發展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如果能夠把握,定能進一步推動我國服務貿易更好更快地創新發展。”沈家文說。

    北京擬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先導區

    任何事物想要得到良好發展,都需要創新。服務貿易亦不例外。

    “積極地建設數字貿易發展試驗田,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指導地方依托自由貿易試驗區、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等開放平臺,開展先行先試。”王炳南在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點出了我國數字貿易將要采取的發展模式。

    推動試點地區先行先試,北京已率先行動。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崔述強在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表示,北京將依托中關村軟件園、金盞國際合作服務區、自貿區大興機場片區等園區,建設數字貿易試驗區。

    事實上,這并非北京首次提出建設數字貿易試驗區。

    去年9月發布的《北京市促進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行動綱要(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北京市數字經濟增加值占地區GDP比重將達到55%,將北京打造成為全國數字經濟發展的先導區和示范區。

    圍繞這一綱要,2020年9月18日,北京市商務局發布了《北京市關于打造數字貿易試驗區的實施方案》。該方案明確了發展目標:通過數字貿易試驗區建設,加快試點示范和政策創新;吸引數字領域高端產業落地,推動數字龍頭企業和優秀人才不斷匯集,將北京打造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先導區。

    方案還提出了“三個立足”:立足中關村軟件園國家數字服務出口基地打造“數字貿易港”和數字經濟新興產業集群;立足金盞國際合作服務區打造數字經濟和貿易國際交往功能區;立足自貿區大興機場片區打造數字貿易綜合服務平臺,打造三位一體的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開放格局。

    此外,方案還明確要保證跨境數據安全有序流動。北京市商務局副局長孫堯表示,“要在這3個區域里面探索建立跨境數據流動的創新監管的機制和模式。”

    張燕生對此給予高度評價,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北京在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方面做得很好,除了相關部門的努力,一定程度上還得益于北京是首都的綜合優勢。所有數字技術、數字經濟的方方面面,比如軟件、硬件、人才和知識產權機構在北京都是高度集中的。這種優勢也是任何一個地方所無法比擬的。”

    19

    中央將部署數字貿易頂層設計

    張燕生清晰地記得在東北一座大山里的購物經歷,“我當時購買了一位四五十歲農村男子的蘑菇和木耳,他立馬就加我微信,說什么時候要,什么時候就快遞給發貨。”

    這讓他很感慨:“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網絡實時連接,中國綜合運輸、現代物流四通八達,連大山里的農民老漢都能拿起智能手機,利用移動互聯網跟你做電子商務交易了。”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寬帶覆蓋廣泛,數字消費市場龐大,互聯網普及率已經達到70.4%。這讓接下來全面布局和推動我國數字貿易示范區,具備了可行性。

    當前公開信息顯示,未來我國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或將采取試點路徑。

    王炳南在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指出:“積極地建設數字貿易發展試驗田,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指導地方依托自由貿易試驗區、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等開放平臺,開展先行先試。”

    回顧我國40年改革開放進程,試點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方面成功的案例很多,例如改革早期的農村承包制、建立開放特區、股權分置改革,以及最近幾年的農村土地流轉改革等。

    在業內看來,試點一方面是尊重地方和基層的經驗、智慧和首創精神;另一方面,試點僅在小范圍試行,有進退余地,容易與持不同意見者達成妥協。

    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是否仍需延續試點路徑?張燕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基于中國四通八達的綜合交通和現代物流,基于移動網絡的高度普及,打造數字貿易示范區在全中國都適合,甚至包括貴州、寧夏、內蒙古、西藏等欠發達省份,也適合作為數字貿易示范區。

    “過去40年我國改革開放的路徑是先試點再推廣,但這是過去高速增長的經驗。在消除絕對貧困后,我國開始進入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階段,類似數字經濟這樣的扁平化結構,不適宜先試點再推廣,如果數字經濟也是大城市先做,會進一步拉大了區域城鄉社會之間的數字鴻溝。” 張燕生說。

    在他看來,下一個30年,中國到了一個制度現代化、治理現代化、法治現代化的新階段,頂層設計、精準實施、綜合監管非常重要。“可以先做好頂層設計,尤其是做好法治化、市場化、國際化的制度架構和風險點防控機制,然后再全面放開。”

    關于數字貿易的頂層設計,商務部已開始部署。

    王炳南在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表示,接下來要加快構建頂層設計,“我們將根據我國數字貿易發展實際,借鑒國際高水平經貿規則、有關數字貿易的內容框架,深入地進行研究,并提出適合我國國情的數字貿易戰略布局和工作舉措”。

    走向全球價值鏈高端,中國仍需努力

    當前我國服務業和服務貿易依然存在一些短板弱項。

    《中國服務貿易行業發展研究報告(2020)》將其歸納為四個方面:一是服務貿易發展的產業基礎還相對較弱,服務業在GDP增加值中的占比為54.5%,低于世界服務業在世界GDP增加值中的占比67%。

    二是服務貿易在國際貿易中的占比為14.64%,低于全球服務貿易在國際貿易中的占比24%。

    三是服務業制度型開放相對不足。

    四是服務貿易出口競爭力提升緩慢,“十三五”期間,中國服務出口世界排名居第4位,位于美國、英國和德國之后,服務貿易逆差依然處于較高水平。

    放眼“十四五”時期,以數字貿易為新引擎的服務貿易將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商務部服貿司副司長王東堂在數字貿易高峰論壇上,將我國數字貿易的發展機遇一一道來:

    首先,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數字貿易發展,明確指出要加快數字貿易發展,推進數字服務出口基地建設。

    其次,全球數字經濟蓬勃發展,預計將推動全球數字貿易保持高速增長,為我國數字貿易發展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空間。

    第三,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數字技術快速推廣應用,也為數字貿易發展奠定了堅實的產業基礎。

    但是,挑戰也是顯而易見。王東堂將其歸納為3個主要方面:首先是主要大國紛紛出臺數字貿易國家戰略,完善國內立法等數字貿易規則成為國際競爭的新賽道、新領域。

    其次是全球數字治理體系尚未形成,加劇數字鴻溝和數字貿易失衡,影響全球包容性增長。

    第三是數字安全問題日益凸顯,個人數據泄露、黑客攻擊、侵襲數據系統等事件頻繁,一些國家將數字安全泛化,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趨勢抬頭。

    在張燕生看來,我國服務貿易總體而言是“大而不強”,這是最大挑戰。所謂“大而不強”,即規模大,我國是世界第一外貿大國,但是外貿話語權、定價權、規則制定權缺失或受制于人。此外,我國服務貿易的短板之一,比如貨物貿易跨境運輸、保險,還有巨額的逆差;在知識產權、工業軟件等方面,我國跟國外的差距也比較大。

    如何解決我國服務貿易“大而不強”的問題?張燕生提出了3項舉措:第一是吸引培養留住一流人才;第二是打造一流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創新鏈;第三是提升現代金融、專業服務等現代化水平。在這3項舉措中,人才是最核心的因素。

    “未來中美之間的戰略能力較量,就是看誰能吸引、培養、留住世界一流的人才。而人才也是我國服務貿易發展的一大軟肋:我們懂國際規則的人才太少,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服務貿易商太少,協同貿易、金融、實業的綜合商社太少。而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基本上以服務貿易為主,未來要走向全球價值鏈高端,中國仍需長期多方面協同的綜合努力。”張燕生說。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